第十九章疗伤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两人难得出府游玩,却碰到这种事情。

得罪了当地贵族不说,还害烈柯受了伤,冉图南总觉得自己万死难辞其咎。

他眼底含泪,却忍住不哭,不想凭白惹得别人难受。

可烈柯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碰了碰他的手背时,冉图南却还是没忍住。

烈柯立马握住了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吻了吻,“哭什么?”

他低着头声音哽咽道:“……怪我”

说完,冉图南抬起头望着烈柯,他眼眶红红的像只小兔子,看着更显得可怜了。

烈柯把受伤的手背过身后去,嘴唇抿成一条线,紧绷着情绪,让自己忍住不要现在就亲他。

寒奇天黑的早,他们回来时,王府里早已挂上灯笼。

平日里烛火透过白色的纸罩,看着幽然晦暗。

可如今烈柯却觉得,满府的烛光看上去都格外温暖怡然。

烈柯表情“冷静”地握着冉图南的手,慢慢走进王府。

趁着夜色正浓,没人看清烈柯手上的伤,还以为主子是故意这个姿势走路。

冉图南的脑袋上被烈柯扣上毛茸茸的帽子,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。

其他佣人也没有在意,毕竟寒奇早晚温差大,夜里带上帽子也不是个奇怪的事,所以大家依旧笑着对王子王妃鞠躬行礼。

冉图南一路上却心惊胆战的,生怕被下人发现他们的异样。

烈柯哪里还顾得上别人怎么看怎么想,他一心想把身边这人拖上床。

本来烈柯还觉得这院子建的仓促,实在是有些小了。

如今却感觉,原来从大门到卧室的距离竟然这么远。

想到这里,烈柯的脚步也急切起来,拖得冉图南步伐踉跄。

冉图南也不明白,怎么本来走的好好的,却突然小跑了起来。

他略略一想,一定是烈柯手上的伤实在难忍,才让他着急回屋上药。

于是也跟着烈柯小跑起来,两人回屋的时候,都微微有些气喘。

烈柯倒还好,冉图南的额角都出了一层薄汗。

烈柯单手帮他把帽子摘了下去,冉图南晃了晃脑袋,冒出一张白净中透着粉嫩的脸。

烈柯看着只觉得他可爱,他亲昵的用鼻尖碰了碰冉图南的鼻尖,调侃道:“想不到,我的小哑巴,口才倒挺好。”

冉图南皱着眉瞥了他一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绣昼(大叔萝莉) 解煞 穿回古代搞物流[种田] 缘浅(百合abo)哑巴A 变成猫猫后靠厚脸皮攻略偶像 载酒行 无我 [HP同人] 穿成拉文德怎么办 [柯南同人] 警校组又被幼驯染直播了吗 府衙有恶女 昆仑令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暴君竟是我恋人 穿成万人迷师尊的炮灰徒弟 清冷审判官怀孕后 离谱!顶E大佬被单方面离婚 疯批世子的掌中娇 艾莉卡的炼精物语 穿越后被迫基建养人鱼 所属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