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齐澜为荀姹擦去她脸颈间的精液后,凝视莲颊时,见她面上溶溶轻涟,口中默默不语。

怒火烧灼之外,她这是痛得不想说话。

咽喉如被刀割过,唇角也裂出几丝鲜红。

他忙传医女奉了药膏上来,并去熬制止疼的汤药。

不多时,应是哭累了,她暂且睡了过去。

他轻轻将她放落回软榻上,为她盖好衾被,自去外殿处理朝政了。

姹儿为了义,为了理,对她自己的身子看得不甚要紧。

明明也没有那样在乎后主,却万不想彼因她而死,便依从了他,落入任他予取予求的境地。

虽说他也不是只能拿后主拿捏她。

荀家,萧皓,她有的是软肋。

可惜了,他属实恶劣,明知她不想依,还不能时时温存以待。

荀姹醒来以后,一直闹脾气到夜里。不言不语双手抱膝缩在金柱后,被他寻到、硬是抱到床榻上之后,便蜷起身子不给摸。

自然被他强行打开。

见她唇角裂痕未消,他便又细细为她上了一遍药,而后一如往昔,大掌探入她中衣里,抓着她身前的两捧雪入的眠。翌日,投其所好,殷勤将一大堆法器与典籍献上,尤其是流珠们,各种材质、形制的数之不尽,毕竟先前扯断弄坏了她一串好的。

还单膝着地,继续不住向她赔礼,求她原谅。

侍立在周遭的宫人们皆狠狠被唬了一跳,忙不迭跟着跪定在地砖上。

床笫间小打小闹一场便说跪就跪,人间帝王便是这样待无名无分的禁脔的么?

可下一回,再用她的口舌时,他还如前番那般肆意妄为。

怡怡笑着,教她吐出红艳艳的小舌头,使那器具在这柔嫩香馥的方寸之地上痴蹭。

将吐着浓白邪腥液体的孔道望上面碾,又往她喉口冲,抽插,进犯,染污。

一日午后,内殿悄然静寂,刚同大臣们议完事,齐澜问过宫娥们后,被告知荀姹正在午歇。

绕过玉屏,挨近寝榻时,听见帐中窸窣几声后,传出一句徐缓的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来。

独与天地精神往来,而不敖倪于万物,不谴是非,以与世俗处。

荀姹癸水红潮排尽之后,本就神清气爽,又好容易独自在这普天下最宽大的一张卧榻上,安睡一场,情不自禁便吟出一句来。

宫娥将层层床帐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炮灰全家读我心后,气运翻盘了 我那个没长嘴的丈夫 绘春不知寒 诡案女仵作 耳朵 不负星光 真相重构 反派团宠是崽崽 柒柒赐食酒 万古最强神婿 回到七零养崽崽 攻主殿下(双性攻) 初为人夫 玻璃城_殊娓【完结】 正经咖啡店(1v1h) 妖女榨汁 兵王奶爸在都市 循规蹈矩(女出轨 1V2) 黑皮大奶将军征战四方 爬床